当前位置 | 每周一星
正文

黄诚:即使付出“生命”,也要为理想而“战”

2017-7-7 16:26:39
来源: 上海航天局

  抱着从小对航天难以割舍的情节和报效祖国的心愿,黄诚在大学毕业后选择来到上海航天局149厂工作。作为一名青年航天工作者,他将个人理想融入航天强国建设的伟大事业,以爱国情怀和无私奉献托起了国之重器,用实际行动刻画出了“丰满”的忠诚与担当。十多年的运载火箭总装工艺工作中,他始终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地做好每一项工作。

  2013年,在最紧急、最困难的时候,他挑起了上海航天局149厂新一代运载火箭主任工艺师的“重担”;他从不计较个人得失,始终以大局为重,甘于奉献,一切为祖国航天事业服务。甲状腺癌手术后,他便立即重返工作岗位,带领团队出色地完成了新型火箭起竖运输系统、低温阀门等一系列新技术的工艺攻关,圆满完成了长六首飞试验任务,作为长六团队一员受到市委书记韩正的接见;他不善言辞,却用自己的沉着冷静、果敢担当让身边的“80后”、“90后”们感到踏实。2016年,他肩负起长五项目的重担,在一年多时间内,放弃了所有节假日,带领年轻的团队克服重重困难,顺利完成了长五首飞任务。他将青春之花绽放在祖国航天事业的沃土之上,将航天精神的优良传统发扬光大,以开创航天科技新局面的勇气实现无悔青春梦。

  奋战三天三夜,为解决“小问题”

  时间倒推到2015年7月30日,黄诚作为试验分队队长带着他的团队跟着运送长征六号的专列出发前往基地,这一去就是55天,既要与8月持续不断的雨水奋战,又要经历9月十几度的昼夜温差。而9月初他们就又遇上了新的挑战。某项检测结果虽在规定标准内,但数据“偏上线”。本着万无一失和精益求精的要求,黄诚决定着手解决这一“问题”。

  为了分析解决这一问题,黄诚带领着20多名“85后”、“90后”组员昼夜奋战,查细节、开会、写报告,连着三天,每天一直到困得睁不开眼时才去眯一二个小时,偶尔才抽烟的黄诚那三天香烟一根接着一根抽,平均一天能抽掉一二包,“很焦急,因为是新型号,一切都是新的,问题不解决肯定有压力。还好只花了三天解决了问题,进度也赶上了。也算是个小小的挑战。”

  黄诚一丝不苟地对待每一个问题,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安心。也只有这样,才有火箭腾空那一刻的万无一失。

  最后一批撤离,沉着冷静组织抢险

  每次发射,大部队都会在发射前半小时从发射工位撤离至安全地带,而作为“抢险小队”,包括黄诚在内的6名成员“垫后”,比大部队晚一刻钟撤离,在这个时间差内,若火箭还存在可解决可更换的小故障时,小队成员需要做最后的补救。

  长征五号临发射前,助推火箭头锥内冒出的异常白烟让所有人心头一紧,发射有可能推迟!作为149厂试验队队长,此刻的压力可想而知。而经历过多次大场面的黄诚处乱不惊,“瞿德超和张游过去看看,得到指挥开舱口令后观察一下头锥内情况,注意安全,其他人原地待命。”他迅速做出反应,用简单又有力的声音下达指挥命令。后来,总装操作瞿德超冒着生命危险进入舱段检查故障,他说:“在进舱前他回头看了一眼站在远处的队长,神情坚定,冷静如常,自己也放心大胆的进了。”多年的技术和管理经验积累,遇事沉着冷静的性格,关键时刻敢于担当的气质,让他成了这个团队当之无愧的领袖,也让这支“85后”、“90后”组成的长五总装总测团队有了精神的依靠,“只要有他在,我们就踏实!”

  回归新型运载火箭项目,越战越勇

  黄诚接手新一代运载型号工作是在2013年,而之前的三年时间,他被调往规划计划部主管技改规划工作,虽然他有着十年运载总装工艺的经验,但面对新一代运载型号,黄诚对回归还是产生了犹豫。离合练箭出厂只有7个月的时间,黄诚担心自己难以快速进入角色。

  7个月的时间,黄诚先花了一个多月对型号进行整体学习、了解。又因为要赶合练的时间节点,加班更是家常便饭,“那段时间,加班的时间比我前十年在干运载型号加班加起来的时间还要多,每天晚上八九点回家,没有周末、没有节假日。”虽然辛苦,好在最终合练箭按照时间节点顺利出厂。

  合练箭按节点完成任务并没有让黄诚有喘息的机会,紧接着就是在基地两个多月的合练试验。

  2013年10月至12月初,黄诚作为火箭总装厂分队队长带领他的团队经历了太原卫星发射中心的“寒冬”。在发射场,都是露天操作,零下30℃,风很大,他身披军大衣,“全副武装”只露出两只眼睛,纵然如此,只要在风里站5分钟整个人也会冻僵。两个月,黄诚就不断地在技术区与发射区之间奔走,试验条件虽然艰苦,但合练试验的顺利结束让黄诚和他的团队都松了一口气。

  可就在他们积极投入到首发箭生产时,2014年3月,黄诚被查出甲状腺癌,医生建议他马上手术。面对家人的“担心”,他去手术了,但在术后休息的一段时间里,他一直惦记着首发箭投产,与型号保持密切联系。有人建议他不要这么拼,他只是轻描淡写地说:“没事的,坚持吃药就没什么问题。”但,这样的坚持却是终身服用药物补充甲状腺激素。

  长征六号取得的成功,举世瞩目。在这样的光环下谈及自己的理想,他却笑着说:“没什么大宏伟的理想,就是全力以赴做好型号工作。”的确,就这样的一个算不上理想的“理想”,却需要他不顾身体为之始终奋斗。